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正文

联合,作战美军E-8C飞机明年将退役 在海湾战争中一战成名

酷运动 2018-10-12 22:05:40

美国国旗又被称为星条旗,50颗五角星分别代表着50个州,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标志。在美军的装备库中也有这样一颗明星——E-8C联合星系统,飞机最突出的外部特征是在机身前方有一个12米长的独木舟形天线罩,其中安装有侧视相控阵天线。E-8C主要负责地面目标的定位、探测与跟踪,指挥引导空地联合作战,堪称连接空中与地面的神经中枢。自诞生以来,E-8C南征北战,为美军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英雄迟暮,明星黯淡。按照计划,E-8C联队预计在2019年后陆续退役。

美国空军并不打算用新飞机取代当前的E-8C。空军2019财年的预算申请取消了联合星替换计划,由此看来E-8C恐后继无人。1996年6月,第一架E-8C交付给美国空军。仅仅过了20余年,昔日明星已成明日黄花。属于E-8C的时代即将过去,忍不住道一声:别了,E-8C!

别了,E-8C

星光璀璨——初现沙场露锋芒

E-8C全称为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英文缩写为J-STARS,简称联合星。如果说宙斯盾是美军为抗击饱和攻击、争夺海洋霸权的关键一招,那么E-8C则是空地一体战指导下的必然产物。

空中力量如何更好地支援地面行动?美国陆军和空军分别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美国陆军开启了“远程目标捕获系统”,空军启动了“铺路机系统”。为了更高效地使用资金,1982年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决定将“远程目标捕获系统”和“铺路机系统”合二为一,联合星项目由此诞生。

1985年,美国陆军、空军联合投资15.5亿美元,开始合作研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主承包商是大名鼎鼎的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1991年,处于测试阶段的2架E-8A原型机在海湾战争中亮相,一战成名。2架E-8A原型机共飞行49架次,飞行时间约500小时,随时保持1架在空中监视伊拉克陆军。伊拉克兵马未动,E-8A利用合成孔径雷达和固定目标指示功能,将伊拉克桥梁、港口、机场和飞毛腿导弹发射架等关键信息一网打尽。伊拉克军队企图利用沙尘暴为掩护,向麦地那进军。动目标指示功能已经准确掌握伊军动向,进而判明作战意图,接下来便引导B-1和B-52轰炸机实施打击。无心再战的伊军试图沿80号公路撤回伊拉克境内,E-8A的广域活动目标监视模式已经将一切尽收眼底。胜负其实已经毫无悬念,100多架A-10攻击机展开了猛烈的空袭,伊拉克陆军精锐付之一炬。一边倒的战局背后是信息域的力量悬殊,后来被更精炼地概括为战场单向透明。美国人自诩为上帝的选民,E-8A无疑是开启上帝视角的关键。

战尘已定,但对这场战争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军事革命带来的最重要的成果和理论突破是什么?美国人的回答是信息技术。美军认为信息技术解决了士兵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要求解决却难以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在下一座山的后面有什么?

翱翔于云端的E-8C联合星

此后,美军更详细地将信息化战争的关键归结为3个问题:我在哪里?我的敌人在哪里?我的友军在哪里?集指挥、控制和情报、监视、侦察于一身的联合星无疑是解开问题的钥匙。握住钥匙的美国人春风得意马蹄疾,类似的剧本在阿富汗、南联盟、伊拉克不断上演。1996年6月,第一架E-8C交付给第93空中控制联队,同年10月,便参与了波黑“联合努力”行动。1999年2月,E-8C参与了在科威特的“联合部队”行动。此后,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以及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中,E-8C承担了大量的作战支援任务。每当朝韩局势紧张,E-8C便进驻半岛,监视朝方一举一动。截至2016年9月,E-8C机群的飞行时间超过了100万小时,其中包括12.5万小时的战斗飞行,可谓战功赫赫,功勋卓著。

星途坎坷——一代名机的中年危机

作为一款历经战火淬炼的明星装备,美军自然对其宠爱有加,对E-8C的升级从未停止。在过去的20多年里,美军加强了E-8C与战斗机协调配合能力,改进了陆/海工作模式,可以在防区外引导反舰武器攻击目标。2018年2月,还对其超视距通信能力进行了升级。联合星的“联合”二字更加突出。

截至目前,美军共装备联合星17架,其中16架为E-8C,1架为试验机。各项性能指标今非昔比,从当初追踪单一装甲车辆,到现在可以高效完成地面目标的发现识别和分类,能力上E-8C获得了质的提升。然而,烦恼比能力增长的更快,内忧外患,正值壮年的E-8C也有本难念的经。

内忧是自身载机平台不争气。对于特种机而言,机载设备效能的发挥离不开平台的支持,不同的探测模式对飞机的速度、高度、爬升率等一系列飞行性能有着相应要求。E-8C选用波音707客机作为平台,这款20世纪的老机型挖掘潜力已经殆尽。尽管机载设备不断升级,但E-8C的动力系统却没有明显改进。其使用的发动机JT-8从技术角度来讲是60年前的产物,寿命短,保养困难,油耗大和动力不足更是美国空军抱怨多年的顽疾。

E-8C作战使用和维护成本水涨船高,每年多达10亿美元。美国空军的一份报告指出,目前的E-8C机队维持到2045年将花费约387亿美元。而联合星替换平台在相同时期内的花费仅为276亿美元,这其中包含了新飞机和硬件的采购成本。随着E-8C日渐老化,维护保养将更加困难,美军只能拆东墙补西墙。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表示,空军将考虑在2019年退役3架成为“机库皇后”的E-8C,其零件用于维持现有的机队。

E-8C联合星内部操纵台

外患是作战环境发生了深刻改变。在2018年5月份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美国空军部长威尔逊表示:“中俄地空导弹的射程和威力已超出想象和预期,如果发生冲突,美军新型联合星指挥机甚至可能会在开战的第一天就被击落。”尽管美军向来有渲染外部威胁借机索要军费的传统,但威尔逊所言也有可取之处。

E-8C研制之初,防空导弹系统打击范围一般在100千米内。而E-8C的探测距离为250千米,可在防区外轻松完成侦察监视。现如今,S-400等多型防空导弹系统探测和攻击距离大大增强,E-8C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来去自如了。事实上,不止远程防空导弹系统,隐身战机也对其构成了重大威胁。E-8C这样的大型高价值目标,自身缺乏有效的自卫武器,无疑是隐身战机猎杀的重要对象。

月朗星稀——下一代联合星的沉浮

内忧外患的共同作用下,美军开始寻找E-8C的继任者。但众里寻他千百度,美国人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又回到了原点。刚刚进入21世纪,携海湾战争之威的美军开始了雄心勃勃的下一代特种作战飞机研究计划——E-10A应运而生。根据美军设想,E-10A将具备战场目标侦察、空中预警、指挥控制以及电子干扰等功能,集E-8联合星、E-3望楼、RC-135、EC-130H罗盘呼叫等飞机的使命于一身。然而,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由于较大的技术跨度和预算问题,E-10A无奈夭折。

此后,F-35第五代隐身战机、KC-46空中加油机的采购和下一代战略轰炸机的研制是美国空军投入的重点。直到2014年,美国空军才宣布启动联合星替换项目。一共有3个团队参与了联合星替换项目的竞标。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雷神公司和庞巴迪公司,提出了基于庞巴迪环球6000公务机的解决方案,雷神公司提供“天网”有源相控阵远程地面监视雷达;波音公司提供了基于波音737-700客机平台的解决方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联合了湾流航宇公司和L-3通信公司,提供了基于湾流G550或G650商务机的解决方案。

除了飞机平台和机载设备的提升外,美国空军在人才培养上也做出了巨大努力。目前,美国空军将领航员、武器操作员、电子战军官的培养合三为一,创立了作战系统军官这一岗位,以满足未来多变的战场需要。美国空军希望将机组成员减少至10~13 名,这将有助于降低整体的作战成本。

立项、拨款、研发、量产,一切似乎水到渠成。2017年,美国空军宣布未来将采购17架新一代联合星,从而对E-8C实现一对一的替换。2017年3月2日,诺斯罗普·格鲁曼向空军提交联合星替换项目的计划书。可E-8C终究难逃厄运,2018年联合星的命运再次峰回路转。

正如冷战时期为了监视苏联大规模装甲集群,E-8C应运而生。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美军作战内容的改变,联合星也必然随之逐渐黯淡。2017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他上台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美国正面对着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将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促进美国繁荣、以力量求和平、增加美国影响力列为美国四大核心利益。紧随其后,美国国防部发表了《2018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明确表示“大国竞争”已成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五角大楼的目标是在日益复杂的全球安全环境里“竞争、震慑、取胜”。

MQ-9死神无人机

诚然,新一代的联合星可以解决E-8C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但它不过是技术惯性下的产物,外部环境的威胁才是否决联合星替换项目的关键一票。2013年,联合星替换项目还被时任美国空军参谋长马克·威尔什上将指定为美国空军四个优先级最高的采办项目之一。2018年,联合星替换项目却遭到了美国空军上下的一致反对。正如上一节分析的那样,隐身战机和远程防空导弹对大型空中目标构成了严重威胁。特别是近年来,隐身战机已经不再是美军的专利。S-300、S-400防空导弹系统出口到多个国家。联合星还能像从前那样“任性”么?

正如负责空中作战司令部的四星上将迈克·霍尔姆斯所言:在面对未来的威胁时,我们还有机会像以前那样使用E-8C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美国人不得不另辟蹊径,寻求实现情报、侦察、监视和指挥控制的新法子。从当初的青眼相看到如今的白眼以待,时间仅仅过去20余年。

斗转星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E-8C众望所归的“凉了”,但美军对空地联合作战的思考又重新火热了起来。强对抗作战环境中,如何更有效地完成情报、侦察、监视与指挥控制?联合星是20世纪90年代美军给出的答案,将多种作战要素尽可能地集成于一个平台。今天,美军的思考是下一代“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更倾向于将指挥控制和对地监视分散。

在2018年度空中战争讨论大会上,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和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司令官霍尔姆斯上将披露了美国空军对未来作战管理飞机的探索情况。和美国海军提出的“广域海上监视系统”“分布式杀伤”理念如出一辙,不过美国空军描绘的图景更加宏大。“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是美国空军最新的信息化理论的产物,该系统将把无人机、F-35和预警机等各个搭载合成孔径雷达的平台信息链接成云网络,将各传感器节点信息绘制成一幅统一的战场图景,用多平台形成的“面”侦察指挥代替原先E-8C的“点”侦察指挥。最终,它将实现有人、无人和天基、空基平台的交融,开启真正意义的上帝视角。在激烈的对抗中,即便一些节点遭到了破坏,也不会对整个作战云构成致命的损伤,整个系统的鲁棒性得到了显著提升,这无疑是单一的大型平台不具备的。

在2019年的国防授权法案中,美国国会将拨款1.2亿美元购买6架MQ-9死神无人机用于早期“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研发。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空军正在发展一种由MQ-9死神无人机挂载的新型雷达。该雷达的地面移动目标指示能力与MQ-9无人机已有的光电系统和武器载荷相结合,将使一架MQ-9死神无人机具备完整闭合的“杀伤链”。但是,任何安装在无人机平台上的小型雷达,因为雷达天线尺寸的限制,其能力相对于E-8C来说都是有限的。但分散的精髓在于1+1大于2,如何将机载传感器、天基传感器以及其他传感器恰当的搭配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美军也在摸着石头过河,距下一代“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瓜熟蒂落,还有一段路要走。但E-8C对地监视和作战管理的功能对美国陆军来说却是刚需,也是三军联合作战中不可或缺的能力。美国国会虽然批准空军取消了联合星替换项目的请求,但是要求空军在下一代“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服役前,必须研究如何更新和维持目前的E-8C机队,包括如何增加E-8C的可用性以支持全球需求。由此看来,E-8C联合星还得站好最后一班岗。

结 语

E-8C的退役已经是箭在弦上,只不过引而未发。美军下一代“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描绘的图景很美,但美梦会很快成真么?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例子告诉我们:最先进并不意味着最强大。装备的发展由国家和军队的需求牵引,也受当下科学技术水平的制约。正如探测技术、信息处理和信号传输技术的发展让E-8C从理念变成了产品。作为联合星计划的接替者,下一代“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成功离不开关键技术的支撑。一方面,信息传输技术是否能安全高效地将所有分散的传感器连接在一起?另一方面,小型化平台提供的信息怎样做到和E-8C雷达提供的一样有效?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战争排列组合的游戏还在继续。现在告别了E-8C,以后我们看到的或许不再是一颗耀眼的明星,而是一片星云。(作者署名:军事文摘)

版权声明:本文刊载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张杰。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转自军事文摘微信号(mildig)”。

参与评论